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七猫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仙门

第六百五十八章 馈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李言这才又想起,眼前的这人是与自己师尊共同游历过天下的,以他对魏重然的了解,自家师尊骨子里可是骄傲的很。
很少听他提起与他交往中的其他同阶修士,想不到眼前这位就是,不由态度更加恭敬了几分。
“哦,家师很少提起他历练之事的,所以请恕晚辈不知,这一次倒真是小子有幸再次见到前辈了,不知前辈有何事相寻,只要晚辈能做到的,必会尽力而为。”
李言连忙欠身回答,左囚丹则是对他摆了摆手,示意李言不必站起。
“呵呵呵,这次来寻你,倒是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小友去帮忙的,主要是想见见小友的。
我几天前刚传送到了风凉山,虽然这几日与你师尊在一起在外出战,但大家都是各自搏杀,倒是时刻都在想着如何保住自己的小命了……”
说到这里,左囚丹话音顿了顿,眼中露出了怔怔之色,但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所以并不知道你就他的弟子的,刚才在找到布罗后,这才知晓了你的身份,猜想你也许可能就三处防御点的中一处,你倒是果真就在这里。
只是让我想不到的是,李小友原来竟是大名鼎鼎的魍魉宗弟子,而且还是魏重然的弟子,这倒是真让我意外了。
哦,你当初就隐藏了修为了吧,我竟然没有看出来,看来现在的假丹境才是你真正的境界。”
左囚丹看着李言,抬起修长的手指了指他,呵呵一笑。
“启禀前辈,当初是有些隐藏的,不过假丹境界也只是最近才突破的。”
李言含糊的说道,他可不想就自己的修炼之事多谈。
布罗在一旁心道。
“他可不是普通的假丹,那是在一场大战中能斩杀十名左右同阶魔修的假丹,不知你要知道这件事,会不会只是轻描淡写的这般带过。”
他现在对李言有一种同阶无敌的感觉,但他也与李言交往了这么长一段时间后,知道李言最不喜欢别人提起他的修为。
所以,想了想后,还是一会和公子单独在一起时,再行说起,怎么说,这也是自己交到的第一个朋友,说明自己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李小友即是魍魉宗弟子,想来对于毒丹一类的炼制也定是不俗的,不知你现在已能炼制出几品丹药?”
左囚丹突将话题再次一转,他也只是顺口谈起,并不是真的想知道李言的修为,所以不在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这让李言不由松了口气。
在听到对方一下说到炼丹上后,李言则是双眼猛的一亮,他只要不是笨到家,就应该知道这是这位丹药大师这是借机来指点自己一二的。
哪怕他只是随着说上二句,就足已还了当初救布罗之情了。
“看来,他也并知道那银纸的功用,甚至布罗会都不会将自己被人追杀的原由说出,免得被左前辈惩戒,说他在实力不够的情况下,只会一味的硬抢。”
修仙者争夺修炼资源这本就是天经地义之事,但像布罗那般抢了后,还很嚣张的举动却是不可取的。
随之,李言一瞬间想到了银色纸张之事,其实布罗那一张银纸早已还了救命之恩了。
但李言又不能说出“不死冥凤”的秘密,他无论如何也是不愿再对任何人提起了。
上次若不是魏重然看到了自己不可思议的肉身重塑过程,而李
言又实在没有任何理由可以骗过,李言如何能吐露实情。
炼丹制器虽然只是修仙诸多法门中的一种,但是炼丹对于任何修士都是很重要的,无论是杀人、疗伤、治病救人,都是必要的。
现在,有了这样天大的机缘,李言自是会好好把握。
接下来,左囚丹与李言就谈论起丹药之道来,李言的炼药制丹水平其实弱的很,他的大多数时间都是放在修炼上的。
现在,也只能勉强炼制出一品丹药,但是他对毒之一道的理解却是深刻到令左囚丹双目放光。
同时,左囚丹也无法理解,一个对草木理解如此之深的修士,为什么炼丹水平差的一塌糊涂,这根本就是自相矛盾的事情。
他同时也知道魍魉宗的制丹炼器都是很高的,一些炼丹大师虽然不如自己,但亦是很强的存在。
哪怕就是他们的弟子来教授眼前的这小子,都是绰绰有余,水平也不至于差到这程度,可是若没有长时间的炼制毒丹经历,他又怎么会对毒丹分析的那么透彻?
“难道说李言是天生的草木之体,对草木之道有着先天的感知?不然这也太说不过去了,他不修炼丹道,太可惜了。
听说小竹峰一向很孤僻,他没被炼丹师发现也是有可能的,得找个时间问问魏重然,”
左囚丹在心中腹诽不亦,可他又哪里知道,别人炼丹自是要强行记下各种草木特征,妖兽身上材料特性等等。
这些光靠死记硬背,待真正拿到手炼制的原材料后上手后,才发觉有着更多的东西需要大师的实践,才能理解,这一切都是需要大量的灵石来堆积的。
因此,一名炼丹师的修炼是很难的,没有表现出过人的天赋,宗门是不会愿意在他身上花费巨额灵石的。
不过前期,你再有过人的天赋,也是要自行花费灵石来学习基础的,那也是一笔很大的消耗。
李言则是反其道而行之,他自身也没有太多灵石,但会经常找人斗法,对方无论是祭出毒妖兽,或是打出毒丹。
一旦使用出来,身在其中的李言就会一点点尝试吞入体内,然后通过支离毒身来解毒。
这个过程,就是他深入了解各种毒雾、毒液入体后的直接感悟的经历。
除了知道他特殊体质的少数师兄弟外,别人还以为他有对应的解药。
事后,李言再对照这种毒丹的炼制配方成份,去一一核对入体后的感觉,他这种方式可不是别人能学得来的。
当然李言拿到的绝大部分丹方都是只有成份,没有炼制过程的,只有刻录详细炼制过程的丹方,才是真正的丹方。
不过,这样对于李言理解某一种毒丹配方以及效果已是足够了,他甚至能感应出某种配方中存在的问题。
这一切都是他自行琢磨出来的,有些地方还是会出现偏差。
因此,左囚丹在与李言交谈中就发现,李言对一些炼丹材料的理解似是而非,这时他就会出言点出其中的差异,这让李言获益良多。
许多以前只靠丹药入体后感觉领悟出来的错误理念,李言一时间茅塞顿开。
二人由最开始的毒丹讲到益气养生丹,甚至是辅助修士晋升打坐的丹药之上。
只要李言提出的,左囚丹都都是如数家珍般一一详加解释,甚至说出他改良后的某些丹药的配方,这些可
都是不传之秘。
其实丹药是不分毒丹和修炼丹药的,毒丹用好了就是上好的修炼丹药,修炼丹方稍加改变,那就是一枚剧毒丹丸。
布罗在此期间也是不时插上几句,而他一些话每每都说在关键处,这让李言也从另一角度听到了自己从不知晓的东西。
他不由不得在心中叹服,布罗即便是同样没有专门去修炼丹道,但从小耳熏目染之下,丹道一途可是比他强多了。
时间过的飞快,李言只感觉聊了没有太长时间的样子,左囚丹就已停止了谈话。
“李小友对于丹道上的修炼可是潜力无限的,如果能潜心此道,假以时日,成为丹药大师也在情理之中,甚至是宗师也未偿是不可能的。”
他说这话,倒是半真半假了,前半句真的是看好李言,后半句就只能算是勉励了。
但他真的以为李言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草木之体,天赋过人。
他不知李言是如何钻研丹道一途的,对于丹药的理解忽高忽低,那些明明很低的一些基础理论,李言有时表现的一无所知。
但有时分明是极高的某种丹方,李言对其中成份的毒性了解,以及毒发时的过程和和细微症状,却是又是特别的了解,好像他亲自试毒一样。
否则光只凭观察别人中毒症状,无论如何也是无法得出这些结论和判断的。
左囚丹当然不会相信会有人会为了了解的毒丹,还要去一一尝试,那种人太疯狂了。
解药并不是十成十的就能保证完全没问题,而且刚才二人所说的其中几种毒丹,即便是在有解药的情况下,以李言这种筑基修为,都会彻底伤了根基的。
魍魉三大毒体左囚丹虽也略有所闻,可那是传说中的事情,他倒是真未把李言往这方面想了。
不过左囚丹也不会贸然去追问李言是如何做到这些的,他身为长辈,几面之缘就有点交浅言深了。
李言又如何听不出来话中含义,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哦,我与令师以及其他几个好友还有事相商,就不在此耽误李小友了。”
左囚丹说着已然站起了身形,对李言含笑点了点头。
李言这才注意到,这时洞外应该已是正午时分才对,他倒是没想到时间过的如此之快。
刚才他可是完全沉浸在了左囚丹如同浩瀚大海的丹道之中,丝毫没有感觉时间的流逝。
“左前辈请自便!”
“噢,你身为魍魉宗毒修,那么身上毒丹应该也是不少了,我这还有二颗早些时候炼制的‘无尘丹’。
你也也是假丹之境了,想来要不了多长时间便有可能要结丹了,我知道以令师的身份,要想拿到一枚‘无尘丹’还是没问题的,不过这就当左某赠于小友的一份薄礼吧。”
左囚丹起身后,并没有立即离去,而是手上绿光一闪,一个晶莹小巧的绿瓶就出现在了手中,随手就递向了李言。
李言闻言先是一怔,下意识的接在了手中,“无尘丹”的大名他当然是知道的,大师兄李无一当初就是有了此丹才增加了结丹希望的。
同样,在他去北冥之海的路途中,不少杀手为了得到一枚“无尘丹”,将卓岭风和壶尘无定杀的走头无路,差点就丢了性命。
还是自己因“玄冥令”才出手救了那二人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