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七猫小说 -> 恐怖小说 -> 祈愿夜宴

第五十一章 信息提供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火焰小球在白色餐布上翻滚,滴溜溜地停在谢凉早已探出来的绿色粘液前。
他小心地用刚才附着包裹黑色小球的粘液模块裹上这颗小球,朦胧温暖的微光一点点消失在粘液快要闭合的缝隙中。
“我不是很明白。”
终祈腰背笔挺,动作幅度控制在很小的范围内,每一个动作都表现出来,他有着很好的教养和礼仪培训。
他嘴角噙着微笑,拿出怀表看了一眼,嘀咕了一声“五分钟”,接着抬眼转而看向谢凉保持戒备地没有吸收属于他自己的力量,
“你为什么对什么事情都抱有很强烈的顾虑和怀疑?”
“这个世界是有时候很复杂,但同时也简单地不行,我们正在进行的就是一些简单的工作。”
谢凉老实地坐在对面倾听终祈侃侃而谈,他大部分注意力都留在粘液模块中包裹的两颗小球。
“我根据设定好的规则,而你根据命运的指向,你完成你需要完成的一部分,然后我把一些你寄存在我这里的东西还给你。”
“在这之后,你居然没有一点为我的即将消失感到可惜,我没从你情绪色彩里感知到任何灰色。”
谢凉没有丝毫不好意思,他面色平常,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他生不起任何悲悯。
想了一下,为了满足一下一个颇有些智慧的将死生命体,谢凉盯着终祈沉默地看了两秒,勉强道:
“我很抱歉,对你的消失我没任何办法,但如果你的作用只是帮助我恢复力量,嗯……可能这句话对你有点残酷。”
“我想说的是,我能不能离开了?要是没有别的事要交代的话。”
说完,谢凉注意力再次集中在粘液模块中,他严重眸光微动,忽然间,似乎是想到什么,喉头托了一个很长的尾音,“额”了一声,补充道:
“还有,我叫谢凉,你可以随便怎么称呼我,当然,你也可以称呼我这个世界的名字,伯列·巴尔托洛斯·霍亚。”
“教名,加自取名,再加姓……嗯……”终祈习惯性地看了看手表,注意自己还剩多少时间,他接过谢凉的话,剖析起谢凉的名字,
“取得很讲究,能告诉我是谁帮你取的吗?”
终祈嘴唇微抿,嘴角微翘,他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像一个小孩子发现了一件新奇的玩具。
不是,你一个快要消失的人想要知道这件事干嘛?
心里下意识冒出这个想法,谢凉琢磨起终祈这句话的真正意思。
从整句话来看,终祈似乎就没有我能自己取出这个名字的概念或者是想法,也就是说他很认定我没这个能力可以给自己取这个名字出来……
嗯……他的依据是什么呢?
没犹豫过久,谢凉表情不变,语气平淡地回应道:
“我自己取的,其中一部分名字的含义我有结合书籍。”
本着不管对方目的是什么,自己胡乱回答混淆
视听的想法,谢凉当即就胡说八道起来。
听到这个回答,终祈表情变得微妙,眸光深处迸射出一丝精光,他笑了笑没说话,既没有否定谢凉的回答,也没有追问。
见状,谢凉心里一直念着意识空间以外的事,他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了,直接了当询问清楚,
“还有别的什么事吗?”
终祈顿感无趣,他拨开怀表表盖,发出清脆的响声,看了一眼,钟表上的时针落到三点,分针已经接近四点,也就是在五十七分钟这个时刻。
“聊天的时间总是短暂的,霍亚先生,最后告诉你一件事,你如果想要有后续的实力境界突破,或者有关记忆这部分的调查,可以试着上到第二层的三号房间。”
“从我得到的一些固有信息中可以了解到的是,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和你记忆有关的东西。”
“还有……告诉你一句你自己告诉你的话,虽然说起来有点绕口,但是,记得找特瑞三世·列威德,交易到他手里的罗盘。”
“我记得最开始是图之卖给他的。”
第二层三号房间……列威德?
也就是那个长得像球一样的奇怪生物,谢凉脑海顿时浮现出列威德的身影,那个长得像肉球,两颗绿豆大的小眼睛,他记忆犹新。
收敛思绪,趁着终祈还能存在一定时间,谢凉不打算浪费这个薅羊毛的时间,他赶忙追问道:“在哪里可以找到列威德?”
除了之前参加那场晚宴之外,谢凉就再也没有碰到过列威德了,他只知道这个肉球生物说自己是贵族,列威德并没有说自己是来自哪里。
终祈目光没有偏移地紧盯怀表,就在这时,他食指搭在怀表盖上,嘴唇轻微翕动,无声数着什么,对谢凉的提问置若罔闻。
“啵”地一声,几十秒过后,终祈食指稍稍用力合上怀表,重新将它放回束身马甲内袋,他看向谢凉,离开座位站起身来。
终祈轻松地笑了笑,他两手摊开,耸了耸肩,欠身道:
“我还剩最后一分钟,霍亚先生,记得我说过的话,嗯……有关列威德的事情,我并不是太清楚。”
“或许你可以尝试查查历史,看看现在的地图什么的,总之,据我所知,列威德就在这个世界里。”
说完,终祈把目光放到自己身上,他伸出双手仔细抚平衣服上出现的褶皱,打算以比较体面的样子坦然接受最后的一分钟时限来临。
当然,这是为了愚弄谢凉,终祈从镜子里一开始出来的目的就在此,演戏他就要演全套。
而且在时间这件事上,真正的情况终祈是有所隐瞒的,其中还包括了他主动提供的名字。
除此之外,大部分情况上,终祈并没有提供虚假的信息。
“好吧,嗯……谢谢你的帮助。”
谢凉勉强接受了这个不算答案的回答,他生不起悲喜情绪地缓缓起身,想了想,最后还是郑重地道了一声谢。
无声的沉默中,两人相视无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一分钟很快过去,终祈所处的位置陡然迸发一道耀眼的光影。
刺眼的白光照得谢凉睁不开眼睛,他微眯着不肯闭上,眼皮轻颤得直发抖,光芒淹没了终祈所在的位置。
白茫茫的一片光影中,一道模糊的影子在光中逐渐削薄,变成一些模糊不清的线条,最终继续变淡,随之消失。
占据视野之内的白光也慢慢变弱,道道白斑光点在视线中闪动,眼前刺眼的光芒一点点散去。
终祈原来存在的位置空无一物,等谢凉能完全看清楚时,除了离手心不远处粘液里摊开的两颗红黑小球,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般。
没有多余的情绪需要消化,终祈消失后,谢凉放松了不少,他收回粘液靠近手心,直到这一刻,他才敢把黑色小球和火焰小球凑到近前。
溶溶的火光在球面跳动,明亮的烟火来回蹿腾,它们时不时跃动到黑色小球表面萦绕的冷雾中,发出“呲”的轻微响声。
谢凉能清楚感受到其中隐藏的力量,但是,他仍然保持着戒备,没敢在终祈消失之后第一时间吸收掉这两颗小球。
就这样犹豫不决了几分钟,谢凉利用绿色粘液化作的手臂拨弄着两颗小球,一想到自己记忆和实力方面的短板,他脸上露出果决的表情。
当即,心一横,也没办法考虑和验证其中是否有问题,因为反正不管怎么做,最终的结果他还是需要把这份力量吸收掉的
所以就算有人在其中做了一些设计限制他手脚的东西,那也没什么办法。
这个念头就像一颗种子种进了谢凉脑子里,迅速生根发芽,占据理性的高地,他索性鲁莽一把。
心念一动,拨弄光焰小球的绿色粘液分裂迸射出无数条丝线,争先恐后地附着上两颗小球。
溶溶的火光仿佛只是一道幻象,绿色粘液化作的丝线无视温度,完好无损地一点点将它吞噬,没有丝毫火焰遗漏在外。
而另外一颗黑色小球似乎有自身的意识,察觉到谢凉的动作,它无风自动地本能远离谢凉,浓郁的黑暗拖出一条狭长的死灰色尾焰,一溜烟就滚出一大段距离。
谢凉望着黑色小球,自然探出另外一只手,刹那间,铺天盖地的无数绿色丝线迸射,仿佛一阵密集的雨点,集中扑向逃跑的黑色小球。
空气震颤嗡嗡作响,满天的黑色丝线以极快的速度缠上黑色小球,直接将它困成粽子扯了回来。
谢凉将手臂放在白色餐布上,两颗小球此刻全都被他握在手中,溶溶温暖的光焰小球持续发散着光和热。
原本是绿色的粘液形成的表层战甲护手骤然受到感染,金色的耀斑仿佛一朵朵绽放的花朵在护手上绽放,绿色面积立刻被金色吞没,一阵阵舒服的暖流从掌心传到身体各处。
谢凉感觉像是泡在温泉当中,溶溶的暖流将他包裹,汗水沿着额头一滴滴泌出,汇聚起来滴落在餐布,形成一块块不规则的汗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