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七猫小说 -> 历史小说 -> 宋煦

第七百零四章 帝王心术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是夜,福宁殿。
赵煦的床上,赵煦与孟皇后都穿着单衣,权哥白天睡的多了,这会儿精神勃发,在床上爬来爬去。
赵煦与孟皇后带着孩子,正在闲聊。
基本上都是宫里的琐事,哪怕赵煦后宫就那么几个人,可事情还是不少。
“十一弟近来总是往外面跑,臣妾让人跟了几次,都是去一些古董字画店,臣妾想来还是没错的,所以就让人跟了。”孟皇后看着权哥说道。
赵煦正用脚逗弄着权哥,看着小家伙在用力掰扯着,开心的笑着道:“你别小看那家伙,心思鬼着,发现什么不好的苗头,及时扼杀了。要是他能潜心向好,将来还是不错的,就怕走歪路。”
赵煦现在已经没有过多精力去管教赵佶了。
孟皇后应着,刚要说话,门外就有敲门声,道:“官家。”
“进来吧。”赵煦道。
陈皮应声推门而入,手里拿着一道公文,近前道:“官家,政事堂那边拟好了。”
赵煦伸手接过来看去,笔墨还没干,字迹看似是苏颂亲笔所书。
赵煦借着灯光看去,不由得笑了。
苏颂这份公文,基本上是对赵阗两道奏本的‘解释’,而且极其的委婉,是给‘全体士人’看的。
不乏对赵阗的批评与告诫。
总得来说,这份‘解释’十分温和,聚焦的是赵阗的奏本。
“还真是解释。”
赵煦笑了,扔在床一边,道:“朕留中了。”
所谓的‘留中’就是不表态,在很多事情上‘不表态’就是默许,也可能是可做可不做,但有时候‘留中’就是不满意。
陈皮会意,道:“是。小人告退。”
赵煦将有些不高兴的权哥抱起,放在小腹上,掂着道:“权哥,来,给你爹笑一个。”
权哥看着赵煦,转头就看向孟皇后,还伸出了一双小手。
赵煦没好气的将他从肚子上‘扔下’,哼道:“等你大一点,看我怎么揍你。”
孟皇后微笑着接过来,道:“官家,慕古过几日就要离京了,臣妾想让他进宫来吃顿饭。”
赵煦依靠在床头,不在意的道:“他是国舅,你是他姐姐,想他了就让他来,无需跟朕说。他离京的话,你也可出宫送送。亲姐弟,不需要顾及那么多。”
孟皇后一直注视着赵煦,见他不像是假话,抿了抿嘴,轻声道:“谢官家。”
赵煦这会儿,还在考虑着苏颂的反应,暗自道:也不知道,这位苏相公能不能体会我的用意。
很明显,苏颂没能。
因为陈皮不多久,又拿着另一道进来。
赵煦看了眼,措辞比之前严厉了一些,总体框架还是一样。
赵煦又扔到一边,道:“太晚了,让苏相公早点睡吧。”
赵煦摆了摆手,伸手拉过被子,也准备睡了。
“是。”陈皮越发小心的应着,转身出去。
陈皮出了福宁殿,亲自来到了咨政院,苏颂的值房。
在灯光下,苏颂的脸异常的苍老,疲倦,他看着陈皮,有些不解的道:“官家,都留中了?可有什么圣训?”
陈皮面色平静,道:“官家说,天色晚了,请苏相公早点睡。”
这就是很不满了。
苏颂默默想着,但他着实摸不透赵煦在想什么。
这两道‘解释’是他苦思几个时辰的结果,现在已经无力再多想,看着陈皮道:“大相公怎么说?”
苏颂这两道,是一式两份,一份送去福宁殿,一份送去政事堂。至于沈括的,他明天再给。
陈皮想了想才回答道:“政事堂没有动静。”
也就是说,送进去了,但没有话返回回来了。
简而言之,就是章惇也不同意。
苏颂轻叹一声,拄着拐站起来,道:“累了,我回去睡了。陈大官也早点休息吧。”
陈皮一笑,道:“小人送送苏相公。”
苏颂倒是也不拒绝,两人在灯笼的指引下,慢慢走在出宫的路上。
苏颂拄着拐走的很慢,随口的与陈皮闲聊,道:“我听说,官家有意在出宫前,将十三路巡抚的人选定下?”
在大宋纷纷扰扰的局势中,十三路巡抚并没有完全到位,时不时有人辞官或者落马。有人想上,有人想躲,章惇,蔡卞等人还在遴选,希望挑选一些足够堪大任的人!
陈皮面色十分坦然,道:“大相公等人也是这个想法,但遴选的人总是出现各种问题,难以定下,是以官家下了死命令。”
苏颂道:“这是快的了,放在以往,起码争执两三个月。”
陈皮看着苏颂的拐杖,道:“有个事,小人提前给苏相公说一声,御监房那边,奉旨为您做了一支新拐杖。”
苏颂脚步微顿,继而就道:“老臣多谢官家体恤。”他心里清楚的很,没有赵煦授意,陈皮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提前泄露。
陈皮道:“小人听说,咨政院现在卡的政事越来越多?”
苏颂点头,道:“确实有很多事情,需要从长计议,不可草率。”
陈皮道:“咨政院有一项权力,就是要求提案人在咨政院进行解释,苏相公好像从来没有用过?”
苏颂的拐在地面上敲击发出清脆的声响,瞥了眼陈皮,道:“我真的能可以将人叫到咨政院?他们若是不来,拖延,或者敷衍了事?”
陈皮微微一笑,道:“那咨政院就可以卡他们的提案了,总归有人会着急的。咨政院还有相关的立法权,该用的时候要用。”
苏颂会意了,这分明是宫里的官家在点拨他。
苏颂笑容多了几分,脚步轻快不少,道:“好,我知道了。”
陈皮跟在苏颂边上,不动声色的又道:“官家离京,诸事要拜托京里的诸位相公,官家有言,苏相公雍容大度,最有大局,有苏相公在,他走到哪都安心。”
苏颂脸上带着笑,心里轻叹。
那位年轻官家的帝王术越来越娴熟了。
陈皮从怀里掏出一块金牌,递给苏颂,轻声道:“官家是,必要的时候,苏相公可调用内廷禁军。”
苏颂看着近在咫尺的王命令箭,老脸微抽,停下了脚步,道:“真的有人敢乱来?”
陈皮道:“以防万一。”
苏颂想起了两年前赵煦亲政前后发生的事情,以及章惇,李清臣等人的脾性,若有所思的接过来,道:“请转述官家,老臣明白了。”
陈皮微笑,道:“那小人就送到这里,苏相公慢走。”
苏颂点头,揣着沉甸甸的金牌,离开了皇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