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七猫小说 -> 武侠小说 -> 玉宸金章

第八百三十五章 助阵(求订阅)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先发后改·半小时更替………………
玉宸同几位弟子会面,拦在商军之前的小诸侯国碍国国主也陷入了担忧之中,他站在自己关城前方,以神目观摩商军。
就见到商军上空气势如虹,神光熠熠,祥云汇聚,显然有仙神加持。
自己一方虽然占据了地利,但真打起来,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
可碍君也清楚,自己一脉同夏朝联姻不少,自家孩子,以及国内诸多贵族的子嗣,都有一部分留在夏朝境内,便是投靠商国,也不会得到信任。毕竟,夏朝可以通过他们留在夏朝内的子嗣,沿着血脉施加诅咒。
就在碍君不知怎么办的时候,边上的一位侍从上前,道:“启禀国主,有一道人求见。”
“道人?可知道他是什么来历?”
“他说是夏主介绍的,还拿出一枚金令,说国主见了就知道。”
说着,这侍将金令奉上,其上凝聚着的正是夏朝的气数,以及强大的神力,碍君见状顿时大喜,让人将那道人引入。
下一秒,便见到一位矮胖身材,长得贼眉鼠眼,鼻下嘴上,还留着两条细长的胡须,看上去颇为滑稽。
这道人见到碍国国主后,抬手施礼,道:“我乃奉帝君之命,前来助阵,碍君还请放心。如今商军之中,几大仙道修士都已经离去,我且下去破一两位将领,你等可以收拾细软,退入帝君国度,将此地交付给我。”
对于这道人的态度,碍国国主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对方身上澎湃的阴世神力,以及仙道的气息,都不次于他,加上他腰间挂着的一把小刀,散发着夏主神力,更是胜过他不止一筹。
真打起来,碍国国主绝不是眼前道人的对手。但有了退路后,这位碍君反倒是有些纠结起来,他低声道:“不知夏主如何安置我等?”
“那便不是我能知晓的了,还请碍君上些吃食和新鲜的血食,等我酒足饭饱之后,便去为你们争取时间。”
那道人眼睛不大,但紧紧盯着碍国国主的时候,还是让他有些心惊,连连道:“这个好说!请稍后,血食马上送上。”
说着,他让边上的侍从前去督促,片刻功夫,各类食材,以及各色奇珍异兽,以及从夏朝传播出来的菜人,都送到道人跟前。
道人眼中浮现出一丝丝血光,整个人化作无数白纸,上下飞舞,将所有的食物吞噬干净后,纵身一跃,落在一只金钱豹上,慢悠悠的来到阵前叫阵。
这突如其来的叫阵让商军有些惊讶,灵牙仙起身,看向阵前,面色微变道:“哪里来的修士,气息看似浑浊稀薄,却给我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金光仙闻言,吸了吸鼻子,对着四周嗅了嗅,露出了忌惮的神色。
同他们待在一起的乌云仙,仔细观察后,口诵玉宸名号,借来上清之气,加持双眼,惊道:“不好,这家伙体内还带着一股强大的阴世神力,我等快去禀报商君。”
“来不及了。”灵牙仙看向商军方向,一位手持长刀的小将,已经骑着一头异兽从中军中走出,同那道人对上。
长刀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度,罡风轰然落下,道人袖中飞出一根白色的棍子,抬手架住,手腕一抖,长棍上半截突然消失出现在那小将的身后。
这小将一惊,但他修为不俗,成功防住偷袭,而后对着道人一阵强攻,长刀舞的虎虎生威,带动道道罡风落下,每一刀,都演绎出一座刀山下压,打的那道人一阵手忙脚乱。
但那道人显然修行了什么特殊的神通,次次只是以手中长棍架住长刀,对于那些落下的罡风毫不在意,任凭小将如何劈砍,他的伤势都能迅速恢复,甚至眨眼功夫,衣服都没有破损,还有力气嘲笑一二。
“用力点,再用力一点,你这点力气,也有胆子上战场?”
“欺人太甚!”那小将闻言,气的是暴跳如雷,运转神力,身上浮现出道道神光,也是在这个时候,那道人突然胖手一挥,宽大的袖子中飞出一道白光,对着小将的头颅打去。
那小将见状,知道不好,神光内敛,护持周身,但那道人且突然哭了起来,手中长棍上的白色也是纷纷扬扬的落下,竟是一根哭丧棒。
上下舞动,哭啼连连,一张张沾染鲜血的纸钱在空中飞舞,一股阴气顺着那小将的身下上冲,他只觉得脑袋一蒙,便再也没有任何的意识。
“该死!”灵牙仙看着那道人对着那小将一阵啼哭,其坐骑瞬间被阴气夺取魂魄,小将自身也是神力溃散,神光摇曳,六阳之首直接被那道人祭出的骷髅头咬碎,红白还没飞溅多远,便被无数纸笔覆盖。
眨眼的功夫,那小将的身体和其坐骑都是被纸钱覆盖,等到纸钱再次散开的时候,已是空无一物。
而后,那道人又是站在阵前交换,口中时而嬉笑,时而啼哭,让人心烦意乱,灵牙仙和乌云仙皱眉,金光仙正打算上前,一道灵光落下。
灵牙仙三人来到商君身边,便听闻下方一个将领,怒道:“还请国主允许我前去斩下那妖道的头颅。”
“金鹏你莫急。”
商君随口回应了一句,看向灵牙仙道:“这道人似是修行了仙道术法,不知三位真人,可看出什么?”
其他将领也是看向灵牙仙三人,看的乌云仙颇为不自在,平日这些问题,商君都是询问通明道人,而后让他们去执行。
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乌云仙自然有些不自在,比起来曾经在道宫中传授弟子,接触过这些将领的灵牙仙就显得平淡许多,他思索了一下。
“我同两位道友刚才也是商讨,这道人看似修行仙法,实则体内蕴含一股阴世神力,气息浑浊,带着明显食用血祭的痕迹,不好对付。”
“那三位真人,可有应对的方法?”
灵牙仙闻言,有些犹豫道:“要弄清楚那家伙体内的阴世神力,是什么来历,我等才好对症下药。”
“国主,便让我去试探一二吧!”那个名为金鹏的将领再次开口,商君沉思片刻,听到前方越发具有侮辱性的咒骂,点了点头。
灵牙仙见状,想了想,从怀中取出一对玉环,递给金鹏,道:“若是遇到危险,且将这玉环抛出,应当能够为你争取一些时间。”
这金鹏体内有着异兽血统,曾经也在道宫之中修行过一段时间,知晓这对玉环乃是灵牙仙祭炼百年的宝物,颇为珍重的收入怀中后,骑上自家坐骑,来到阵前,提起长枪,便是对着道人刺去。
此时,四周飞舞这大量的纸钱,那道人见到金鹏现身,便是一阵哭嚎。
“哭什么哭,难听死了!”
金鹏说着,张嘴吹出一口金气,抬手一挥,卷起一阵罡风。
金气和罡风一合,顿时化作化作万千利刃向着四周飞去,这些利刃聚散由心,变化无常,哪怕那些纸钱肆意变化方向,也无法避开所有的利刃。
……………………先发后改·半小时更替………………“那便不是我能知晓的了,还请碍君上些吃食和新鲜的血食,等我酒足饭饱之后,便去为你们争取时间。”
那道人眼睛不大,但紧紧盯着碍国国主的时候,还是让他有些心惊,连连道:“这个好说!请稍后,血食马上送上。”
说着,他让边上的侍从前去督促,片刻功夫,各类食材,以及各色奇珍异兽,以及从夏朝传播出来的菜人,都送到道人跟前。
道人眼中浮现出一丝丝血光,整个人化作无数白纸,上下飞舞,将所有的食物吞噬干净后,纵身一跃,落在一只金钱豹上,慢悠悠的来到阵前叫阵。
这突如其来的叫阵让商军有些惊讶,灵牙仙起身,看向阵前,面色微变道:“哪里来的修士,气息看似浑浊稀薄,却给我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金光仙闻言,吸了吸鼻子,对着四周嗅了嗅,露出了忌惮的神色。
同他们待在一起的乌云仙,仔细观察后,口诵玉宸名号,借来上清之气,加持双眼,惊道:“不好,这家伙体内还带着一股强大的阴世神力,我等快去禀报商君。”
“来不及了。”灵牙仙看向商军方向,一位手持长刀的小将,已经骑着一头异兽从中军中走出,同那道人对上。
长刀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度,罡风轰然落下,道人袖中飞出一根白色的棍子,抬手架住,手腕一抖,长棍上半截突然消失出现在那小将的身后。
这小将一惊,但他修为不俗,成功防住偷袭,而后对着道人一阵强攻,长刀舞的虎虎生威,带动道道罡风落下,每一刀,都演绎出一座刀山下压,打的那道人一阵手忙脚乱。
但那道人显然修行了什么特殊的神通,次次只是以手中长棍架住长刀,对于那些落下的罡风毫不在意,任凭小将如何劈砍,他的伤势都能迅速恢复,甚至眨眼功夫,衣服都没有破损,还有力气嘲笑一二。
“用力点,再用力一点,你这点力气,也有胆子上战场?”
“欺人太甚!”那小将闻言,气的是暴跳如雷,运转神力,身上浮现出道道神光,也是在这个时候,那道人突然胖手一挥,宽大的袖子中飞出一道白光,对着小将的头颅打去。
那小将见状,知道不好,神光内敛,护持周身,但那道人且突然哭了起来,手中长棍上的白色也是纷纷扬扬的落下,竟是一根哭丧棒。
上下舞动,哭啼连连,一张张沾染鲜血的纸钱在空中飞舞,一股阴气顺着那小将的身下上冲,他只觉得脑袋一蒙,便再也没有任何的意识。
“该死!”灵牙仙看着那道人对着那小将一阵啼哭,其坐骑瞬间被阴气夺取魂魄,小将自身也是神力溃散,神光摇曳,六阳之首直接被那道人祭出的骷髅头咬碎,红白还没飞溅多远,便被无数纸笔覆盖。
眨眼的功夫,那小将的身体和其坐骑都是被纸钱覆盖,等到纸钱再次散开的时候,已是空无一物。
而后,那道人又是站在阵前交换,口中时而嬉笑,时而啼哭,让人心烦意乱,灵牙仙和乌云仙皱眉,金光仙正打算上前,一道灵光落下。
灵牙仙三人来到商君身边,便听闻下方一个将领,怒道:“还请国主允许我前去斩下那妖道的头颅。”
“金鹏你莫急。”
商君随口回应了一句,看向灵牙仙道:“这道人似是修行了仙道术法,不知三位真人,可看出什么?”
其他将领也是看向灵牙仙三人,看的乌云仙颇为不自在,平日这些问题,商君都是询问通明道人,而后让他们去执行。
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乌云仙自然有些不自在,比起来曾经在道宫中传授弟子,接触过这些将领的灵牙仙就显得平淡许多,他思索了一下。
“我同两位道友刚才也是商讨,这道人看似修行仙法,实则体内蕴含一股阴世神力,气息浑浊,带着明显食用血祭的痕迹,不好对付。”
“那三位真人,可有应对的方法?”
灵牙仙闻言,有些犹豫道:“要弄清楚那家伙体内的阴世神力,是什么来历,我等才好对症下药。”
“国主,便让我去试探一二吧!”那个名为金鹏的将领再次开口,商君沉思片刻,听到前方越发具有侮辱性的咒骂,点了点头。
灵牙仙见状,想了想,从怀中取出一对玉环,递给金鹏,道:“若是遇到危险,且将这玉环抛出,应当能够为你争取一些时间。”
这金鹏体内有着异兽血统,曾经也在道宫之中修行过一段时间,知晓这对玉环乃是灵牙仙祭炼百年的宝物,颇为珍重的收入怀中后,骑上自家坐骑,来到阵前,提起长枪,便是对着道人刺去。
此时,四周飞舞这大量的纸钱,那道人见到金鹏现身,便是一阵哭嚎。
“哭什么哭,难听死了!”
金鹏说着,张嘴吹出一口金气,抬手一挥,卷起一阵罡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