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七猫小说 -> 历史小说 -> 鬼谷神谋

第七百八十二章蛛丝马迹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七百八十二章蛛丝马迹
晏婴回到府上已是子夜,可他却并没有安睡,人越是老了,心里有事就越是睡不着,这一点无论是古人还是今人都是如此。
况且像晏婴这样智计超越之人,到也是应了一句话“能者劳而智者忧,无能无劳者自逍遥。”
晏圉站在他的身边,也不敢说话,只是看着晏婴。
“圉儿,你说为何鬼谷王禅会对一个青楼女子如此感兴趣?”
“回父亲,此人做事神鬼莫测,孩儿不知他为何,或许他也只是一时兴趣。
来春红楼的公子哥们许多时候并非真的喜欢一个青楼女子,纵然是黄花闺女又如何?
对于这些富家公子而言,只要手中有钱,什么样的人不能买到,什么样的享受不能用钱来解决。
之所以愿意花重金在青楼夺魁,其实只是为名为利,为一时的痛快而已,想来鬼谷王禅也是一个沽名好誉之人,所以一喝了些酒,就会无比兴奋,再者他的点石成金之术,到是让他比其它公子更有条件博名取悦。”
晏婴一听,冷哼一声,到是吓得晏圉有些害怕。
“你还是才疏学浅,你可知今日老夫到是被好个醉真人好好的教训了一番,他说老夫以己度人,以浊度洁,失了本性,而你也犯了老夫同样的错误,用自己的想法,用自己对于世家纨绔子弟的想法来度鬼谷王禅,这会差得很远很远。
为父虽然受人教训,却也知道为父之错,错在墨守陈规而不知,用陈旧之念去度不同之人的想法。
鬼谷王禅非是普通之人,若你以为他会像普通公子,那就大错而特错了。
鬼谷王禅谋略在前,善于权谋之人不会做无用之事,任何事都不会无的放矢,所以他夺得菊韵头牌,非只是为了炫耀,而是另有目的。
今夜为父又见了一个姑娘,是阳生公子府上的蓝蔻儿,而醉真人不爱财不爱美色,却独要了此女,而且还说要明日送与鬼谷王禅,由此看来这几个姑娘身上自然有什么秘密,只是为父一时也弄不明白。
但再分析菊韵与这位蓝蔻儿姑娘,她们都有一个共通之处,那就是她们都是十五年前齐王从列国各地买回来的。
那时她们只有三岁有余,而当时菊韵这姑娘因性格倔犟,所以被卖了出来,我记得我们府上当时一共买了两人,除了这个菊韵之外,还有一人,你现在就把她叫来,为父有事要问。”
晏婴说完,晏圉大概也听出些眉目,所以晏婴一说,晏圉就马上走出书房,去叫另外一个姑娘了。
半刻之后,一个身材赢弱的姑娘跟在晏圉身后,十分胆怯的走了进来。
而这位姑娘一见晏婴,立时跪在地上,叩着头,吓得有些颤抖。
“青青莫怕,老夫只是想请你来问几个问题,你起来坐着回话就可以了,不必如此害怕,若是你如实说了,老夫还有赏赐,若是你有意隐瞒,那么老夫也就没有办法了。”
晏婴到是说得好听,可这话更让这个叫青青的姑娘心里恐慌极了,不敢起身。
晏婴看了看晏圉使唤了个眼色道:“圉儿,你快扶青青坐下,再给她斟一碗茶,让她先静一静,为父虽然严厉,可从来不会处罚下人。”
晏圉一看,也是把青青扶起来坐在客位,再为她斟了一碗茶,到让青青更加惶恐不安。
“老爷,若是青表做错什么事,老爷尽可罚处,青青愿罚。”
青青也是先自愿领罚处,不敢饮晏圉为她斟的茶水。
“青青,老爷只是在阳生公子府偶遇了当年你们被买来的那位叫蓝蔻儿的姑娘,所以心生同情之意,而前几日菊韵也被鬼谷王禅买走了,所以有些怜悯,就想起了你,有些事想问问你而已,都是家常之事你不必如此紧张,先喝口水再说。”
青青一听,到也慢慢恢复几许平静。
“谢公子,奴婢自己来就行了,老爷有什么要问的,青青不敢隐瞒。”
青青生在晏婴府也是因当年过于娇柔,所以才没有被留在青楼而成为晏府的一个丫头。
“青青,你们当年我记得有十数人被从列国买了回来,可经历一十五年,那一批姑娘中怕也所剩不多了吧。”
晏婴见青青喝了口气,身体也平静许多,气息也慢慢缓和,所以先问了一个简单的问题。
“回老爷,老爷所说不差,现在依青青所记得之事,现在连我只有六人了。
前些日子宫里的小红姑娘不幸被先中,已经死了。”
青青说着,眼中又落下泪来,心里当然也是有一种悲怯之情。
“哦,此事老夫也知道,就是鬼谷王禅来齐国的第一天,此事也是实属不幸,想来那个鬼谷王禅也是无心之过,你不必悲伤。
那么你可知除了刚才圉儿所说,阳生公子府的蓝蔻儿之外,除了菊韵姑娘与你之外,应该尚有三人,你可知她们现在何处呀!”
晏婴此时心里也是欣慰,说话的语气也轻缓了许多,毕竟要让一个小姑娘记这些陈年之事,当然要她慢慢的回忆了。
“回老爷,一个叫绿丫头,以前一直在王宫之中,后来听说被芮姬娘娘送去了落霞别院,而当年被从王宫卖出的还有两人,一个叫成香儿此时该还在春雅楼,另一个叫紫娟儿,被另一官家买走了,奴婢也不知是谁家。”
青青说得十分小声,毕竟还有一人她不知道,她也怕被晏婴责罚。
晏婴一听,到是一脸堆笑,没想到事情到是顺利。
“圉儿,你再送青青回去,从明日起她就不再是丫头之身了,当作晏府的小姐来对待,你可知道,而且要派人保护她的周全,不得有误,去吧。”
青青一听,也是有些不敢相信,一时之间也是楞住了。
“青青小姐,还不谢过老爷赏赐。”
青青经晏圉一说已经是喜极而泣,连忙跪在地上,不停的给晏婴叩着头。
“去吧去吧,今后你是我晏府的小姐了,不要这样作贱,快去吧。”
晏婴也是一脸笑意挥了挥手,此时晏圉这才扶着这位新任的晏府小姐走出书房。
晏婴喝了口水,也是自言道:“若是依此看来,这六人定然有什么关联,现在鬼谷王禅手中有绿丫头、菊韵、蓝蔻儿,一共三人,而已死的小红自然算不得数了。
现在我这有青青,若是再把其它两人找到,这样将来鬼谷王禅必然有求于我。”
晏婴说完,也是自己诡笑一声,这到让返回来的晏圉有些莫名其妙。
晏婴见晏圉返回,又板起脸来,像模像样的轻咳一声道:“圉儿,春雅楼那位成香儿姑娘,你一定要想办法尽快弄回来,但不得走漏消息,花多少钱都不在乎。
另外那个紫娟儿被谁家买去了,为父一时也想不起来了,不知道你可记得?”
晏婴当然也有记不得的时候,况且这些被卖的姑娘也当时也不会引起他的注意,他是齐国相国,管的是国家大事,不会为这种小事而分心的。
“回父亲孩儿记得,因为当时在宫中王上说这几个小姑娘不听话要卖,当时圉儿还小,所以就求着父亲买了青青与菊韵与圉儿作伴。
当时虽然父亲买了,可却把圉儿责备了好些日子,所以圉儿还记忆犹新。
当时除了我之外,还有鲍公子,他的父亲也为他认买了一个姑娘,应该就是青青所说的紫娟儿了。”
晏圉也是十分肯定的回答了晏婴,看起来当年为此事,晏圉也没少被处罚,毕竟晏婴身为齐国相国,一直节俭度日,就连当年齐王赏他的封地别院,他都一应回绝,现在所住晏府也是极为简陋,所以对于买卖奴婢之事当然会驳然大怒。
可当时晏圉还小,也无其它人相陪,所以晏婴还是成全了晏圉,此时一说晏圉也是记忆犹新。
“好好好,如此正好,这也算是一种机缘,对于春雅楼的成香儿你就用重金买回,而对于鲍家,为父也有办法。
这鲍家自鲍相国之后,一直受祖上余荫庇护,这些年来却并不受重用,也未出什么贤才,直至这个鲍牧,到还有可用之处。
你明日就去访他告诉他,明日我会向王上举荐于他,让他在朝中谋一个高位,而条件就是这个紫娟儿,一定要务必得到这个姑娘。
这三个姑娘全部以小姐身份待之,若是有人问起,就说是为父新认的干女儿。
而且不可让外人知道来由,要严加保护这三位姑娘,前几所招江湖高手,我看就让他们留在晏府,保护这三位小姐,同时也不可让她们轻易出府门半步,此事极为重要,圉儿你可知道。”
“父亲放心,我与鲍公子一直有深交,他也曾向我表达过想谋职之事,可我知父亲向来公正不私,所以也未敢提及,此事就包在孩儿身上。
至于青雅楼就更容易了,我们都是同行,只要略加用些手段,青雅楼必然不会阻止,而且孩儿还可以用青红楼的姑娘与之交换,也可以保证不会把这个成香儿留在青楼,如此一来,他们当然没有理由阻止了。
只是孩儿有惑,为何父亲会忽然之间对这些姑娘感兴趣呢?
而且还要收为干女儿,这似乎与父亲一直以来的习惯不相符。”
晏婴一听,脸色一变。
“放肆,为父交待你的事就照办就可以了,凭你的脑子还想不到这其中妙处,就算与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你只需知道此事于我于阳生公子极为重要就可以了,其它的莫要多问,也莫要胡乱猜测,下去吧。”
晏圉一听,也是憋了一肚子气,可也不敢发,只得作揖请安。
“是,父亲教训得是,也不早了,还请父亲早些休息。”
“知道了,你也下去安排吧,记得不可留有痕迹,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办好此事,而且还要快,若是不快,兴许鬼谷王禅的人会提前下手。”
晏婴说完也是挥了挥手,他还不能睡,此事他还得再斟酌斟酌,想一想此事与鬼谷王禅的关联之处。
【作者题外话】:我发现这几天,发得越多,追读越少,可能是第三部线索过多,让大家读了有些茫然,也追读不过来,可故事却每天都在推进,希望读者们支持支持,跟读紧一些,有票也为投投为此书助些力,也可以看看本人发的贴子,或许也可以从中受益,虽然法不轻传,道不贱卖,可本人对于读者们却是从不吝惜,只要有所觉悟就人在书中,在帖子里与在家分享,同时感谢有限读者的长期支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