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七猫小说 -> 恐怖小说 -> 禁忌师

第五百三十九章 大结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瞬间从轮回镜的白光中推出。

最后的一瞬,耳畔似乎有血魔的不甘嘶吼,南宫飞燕的身影瞬间化作一头巨大的白狐。拦在了那轮回镜的白光前,漫天血雨,斑斑点点,洒向了轮回镜中。

接下来,我就什么都看不见,也听不见了,身体里狂躁的力量已然失去,奔腾的热血已然平静,我仿佛,再次陷入了那种沉睡的状态之中。

不过这一次,我却醒来的很快,睁开眼时,所有人都围在我的身旁,我挣扎起身,踉跄寻找南宫飞燕。发现她已经躺倒在一旁的地上,面如淡金,奄奄一息。

她那洁白的衣裙上,已被鲜血染红。

晏青雪把她抱在了怀中,我跑了过去,却看见辛雅也在南宫飞燕不远的地上,一袭黑衣的映衬下,却是苍白如雪的脸庞,满头秀发散落在肩头,也是生死不知。

我一下愣住了,不知该哪边去,回忆刚才那一幕,我已经明白,是辛雅用自己的血,南宫飞燕用自己的身体。去阻住了轮回镜刹那。趁机将我救出。

因为,辛雅是乌鸦女,之前福缘斋主就说过,乌鸦女的血是可以和轮回镜起某种反应的,可以将人送到另一个时空。

但我并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此时才突然醒悟,转头再看,就见福缘斋主已经躺在地上,天狐夫人静静的站在他的身旁。垂着头看他,一言不发。

福缘斋主微微喘息着,目光也望在天狐夫人的身上,眼中却有着一丝欣喜。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疑惑不解,再看福缘斋主的对面不远处,地面上却有着一大滩鲜血,我想起刚才的事,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胸前已经喷满了鲜血,不由讶然心想,难道那是我刚才喷出的血么?

一旁的司徒先生缓缓走了过来,对我说出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我才恍然大悟。

原来,刚才我被南宫飞燕所救,一口鲜血喷出,加上那乌鸦女的鲜血,竟对福缘斋主反制,轮回镜坠地翻转,福缘斋主差点被轮回镜的白光射中,他也是有魂魄的正常人,所以,轮回镜的威力,其实他也无法逃脱。

关键时刻,却是天狐夫人救了他,于是就有了现在的这场局面。

我暗暗叹息,看着不远处的福缘斋主和天狐夫人,并没有过去,两千年的旧账了,就让他们自己去算吧,我想,此时的福缘斋主,也多半不会再有什么改天换地的念头了吧。

我正要转身离去,去看辛雅和南宫飞燕,这时,却有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场中,我定睛一看,心里顿时无语,这竟是那个许久没有出现的夜魔。

我记得他是嚷着要报仇的,但却是在最后结局的时候才出现,就见它并没理场内任何人,径直来到了地面的那一滩鲜血旁,目光寒光。

我不由一愣,随之看去,就见那滩鲜血竟在缓缓的流动,夜魔冷哼一声,忽然张嘴一吸,竟把那鲜血吸入了口中。

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那鲜血中竟传来了血魔的声音,只是含含糊糊,仿佛在挣扎,在抗议,但完全无济于事,此时的血魔失去了肉身,连说话的能力都没有,就那么被夜魔吞入了肚子里。

我们看得目瞪口呆,刚才居然没人发现这件事,多亏了夜魔刚好在这时候出现,否则要是让血魔暗中逃逸,再附上谁的身体,那可就又是麻烦一件。

夜魔将那鲜血吸噬干净,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情,却始终没有说话,只是转过身,对我微微点了点头,便忽然展开双翼,远远飞上了高空,消失不见了。

我这时才想起来,夜魔是黑暗中的生物,只在夜晚出没,这大白天的,它能赶来都算难为它了,也难怪匆匆离去,不过,它也算是最后做了一件好事。

我费力抱起辛雅,来到南宫飞燕的身旁,不等我开口,晏青雪便告诉我,辛雅失血过多,不过并无大碍,在这许多异士高人的面前,自然不能看着她死,只要稍加休息,辛雅就可以恢复了。

但是南宫飞燕,却在最后关头现出原身,把我救出,虽说有乌鸦女的血,但她也是中招了,幸好最后关头轮回镜坠地,她也算是捡了一条命,但体内魂魄紊乱,元神离散,恐怕,要在那玉清洞中静养些日子,才能复本还原,恢复神智了。

我听的差点落下泪来,不过好歹这也算是个完美的结局,除了天狐谷牺牲不小,各路势力也都有所损伤,大部分倒都是无碍。

坚持到此时,我已是浑身无力,坐在南宫飞燕旁边,看着胡九爷和天狐谷众女,东北众大仙,一起处理残局,善后事宜,我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已经没有。

那些灵界中人最好处理了,刚才死的就七七八八了,剩下的愿意弃恶从善的,放了回家,那些十恶不赦的,就地正法,片刻间就解决了大半。

但福缘斋主召唤出的大秦死士,还有那些金国不死武士,却最是令人为难,它们也伤亡过半,但剩下的也不少,常队长过来问我,到底要怎么解决它们的问题,我捂着脑袋,一阵阵的头疼。

关键时刻,却有两个人帮我解了困难,一个是小白,他有天师骨,这东西福缘斋主本想自己指挥亡灵用,但没有得逞,此时小白刚好用来控制那些僵尸体内残余的魂魄。

还有一个却是伊胜,他那几个师傅都在刚才被咔嚓了,他跑过来跟我要那个铃铛,我很纳闷他是怎么知道那铃铛在我这的,伊胜神秘地笑着说,他本来就是故意留给我的,因为他知道那东西他根本保护不住。

因为那本就是用来赶尸的,而且的确是赶尸人祖师用过的铃铛,他和小白配合,一个用天师骨,一个用赶尸铃铛,先将那些僵尸赶回地下,随后小白用天师骨安抚亡灵,居然就地处理了那些大秦死士。

只是那天师骨虽然有能够让它们彻底长眠的能力,那些金国的不死武士,却和大秦死士不同,它们有着相对完整的灵魂,不愿在这里长眠,于是在一番商量之后,决定由小白和伊胜一起,还有那个诸葛老鬼,在獬豸神君的帮助下,把它们送回古墓。巨庄大巴。

它们也都甘愿献出不朽的灵魂,进入天师骨,因为天师骨其实是一种媒介,在天师骨里面的灵魂,都会得到一定程度的净化和洗礼。

并且这件事也得到了龙婆婆的帮助,她说这些人暂时在天师骨里,以后甚至可以去她的三岔口,因为她那里本就是接收各种有残缺的灵魂,在无忧河水的滋养下,早晚也都会有再入轮回的机会。

就这样,金国不死武士的难题总算是解决了,看着常队长一脸感激的离去,我的心里总算是一块落地。

至于阿南,他本是被福缘斋主留在谷外法台那里的,却被追踪他许久的向羽抓住,此时被彻底制住,也没了脾气,但他曾经是龙婆婆的弟子,于是也随着龙婆婆回了三岔口,继续去给龙婆婆的黄泉客栈当差,给人伺候茶水去了。

其实这对于他,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一场大战,就这样偃旗息鼓了,这过程中有惊心动魄,有刀光剑影,有惨烈厮杀,更有许许多多的意外,就比如,此时的福缘斋主,和天狐夫人。

尘埃已定,所有人都陆续的走了,福缘斋主却原来已经被轮回镜所伤,和南宫飞燕一样,需要静养才能复原。

其实我很不理解天狐夫人救他的理由,两千年前的徐福,能变成今日这样,虽然说心魔已除,但谁能保证,千年之后,说不定就会又有一个福缘斋出现了呢?

天狐夫人却笑着说,福缘斋主已经不存在了,更何况,他现在已经融合了秦王的魂魄,千秋霸业已成过往云烟,就让他好好的做回原来那个徐福吧。

她虽然如此说,不过我却暗中撇了撇嘴,没有说话,心里早已明白,还不是因为秦始皇的魂魄在他身上?唉,果然是一笔两千年的旧账,我还是不参与了吧,我相信,以天狐夫人的聪慧,一定不会让历史重演的。

……

两个月后,已经恢复了身体的我,在又一次探望南宫飞燕之后,回到了平山城,在学校里收拾着行装,我的心情不错,因为南宫飞燕已经恢复了大半,开始吵着要跟我一起去玩了,不过在晏青雪的阻拦下,她还是噘着嘴乖乖的养伤。

我很乐意看见她们和好如初,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这世上已经有太多的伤心事,就让彼此间多一些原谅,多一些快乐吧。

我收拾行装的原因,是因为我准备暂时离开这个城市,去进行一次愉快的旅行了。

当然,或许也会是一场不怎么愉快的旅行,因为我这次的目的,是要像先祖们一样,云游四方,做一个真正的,为民间解除疾苦的禁忌师。

腰间的乾坤袋里,照旧装着我的老三样,镇、驱、破,三种灵符,一个布袋里,则是那三根银针,除此之外,还有那块玉貔貅,里面照例住着那头獬豸神兽,还有蓝宁和那几个鬼伙伴。

一切好像都回到了最初,什么都没有变化,唯一不一样的,就是血玉扳指从此消失不见了,但我没什么遗憾的,那东西聚集的负能量太多,不是我所能承受的,再说韩家先祖的血脉,依然在我的身上,他们的精神,也是永远不会消失的。

只是,我的能力似乎退化了许多,我想可能是血魔消耗了太多的力量,它本就是韩家先祖血脉中孕育而出,他完蛋了,我自然也会受到影响。

所以,我现在只能写出第一层境界的三种灵符了,传说中的第三层境界,我也似乎并没有真正达到,不过这也无所谓,韩家禁法的精髓是精神,是正义,只要有这种强大的力量在,只要我不断修炼,早晚还是会将韩家禁法发扬光大,将禁忌师永远传承下去的。

至于韩家的诅咒,我也不明白到底有没有解开,那个徐福在天狐谷外结了一座草庐,和柳无言,还有黑面鬼王,司徒先生,几个人继续做好朋友,婕妤也恢复了正常,叽叽喳喳的,恢复了往昔的快乐。

现在她是双方的信使了,时常都要进进出出传个信什么的,这也没办法,谁让她和南宫飞燕一样,都是天狐夫人的女儿呢?

哦对了,他们都告诉我,禁忌师诅咒已经破除,我可以继续活下去了。

不过这个话,在我二十九岁之前,姑且这样听吧,以后的事,谁会知道呢?

我收拾好了行装,告别了学校,告别了阿龙和小胡子这两个兄弟,走出男生寝室,辛雅已经在外面等着我了。

“走吧,我们一起来一场说不回来就不回来的旅行。”我笑着说。

“可是,真的不回来吗?”辛雅也笑着说,她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性格也变得有些开朗了,不知道,是不是那一盆乌鸦血的缘故。

“或许还会回来吧,就咱们这学校,跟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似的,保不齐哪天就又出事了,再说附近还住着一伙蛇精呢,谁知道那常庆小子,哪天会不会抽疯,过来干点坏事?”

辛雅笑的弯了腰,挥着小拳头说:“他要敢闹事,就揍他。”

我也笑了,点头说:“嗯,谁敢闹事,就揍他!”

……

一个月后,我和辛雅一路随意行来,这一天到了一个地方,路旁两排白杨树,郁郁葱葱,往前是一条蜿蜒小路,里面露出一座宁静祥和的小村庄,在路旁立着一块石碑,上写三个大字:石桥钟。

没错,这次我是带辛雅来看小白的,上次事情结束之后,他就急着回家报告,这一走就是三个月没露面,我心里还是很担心他的。

我们信步而行,溜溜达达的走进了村子里,一路风光美,满眼是绿色,刚走到村子头,迎面就冷不丁的蹿出了一头小花猪,还吓了我一跳,刚拉着辛雅闪身避过,就听前头传来一个不断叫喊的声音。

“你、你别跑,你给我回来,你又偷吃阿花家的白菜,看我这次不打断你的腿!”

这声音居然非常耳熟,我定睛一看,跑过来的正是多日不见的小白,他手里拿着个木棍,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追着那只小猪。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也是边跑边喊:“小白,我说你跑啥啊,前面是庄稼地,追进去了更不好抓,你回来,看我给你做个小法术,让它自己乖乖回家……”

我再一看这居然是杨晨,俩人不知怎么凑一块来了,顿时大乐,上前叫住他们,他们也没想到我会来,顿时也不追猪了,抱着我的胳膊乐的脸都开花了。

我问小白,他怎么这么久没回去,他咧嘴一笑,随即又有些委屈地说,他家里人不让他到处跑了,好好在家修身养性。

我忍不住笑了,敢情他在家修身养性,就是抓猪玩啊?

杨晨倒是爽快,他说他反正也是一个人,没地方去,就到处走走,这些天刚好来到小白这里,下一步正准备去平山城找我呢。

我看着他们心中高兴,小白忽然说:“哎,小哥,咱们啥时候去看看婕妤好不好?”

我无语的看着他说:“好,当然好了,不过你怎么跟你家里说?”

小白想想说:“那好办,我就说我跟你出去……哎,我就说咱们去东北,找邵培一玩,咋样?不行不行,不能说玩,那得叫降妖除魔。”

小白说着露出一脸无邪的笑,我心中一动,顿时也想起了远在东北的邵培一,也点头道:“好,那咱们改天就先去东北,然后到处走走,再回平山城,看婕妤好不好?”

小白拍手道:“好啊,太好了,我真的想到处都再走走呢,比如那个苗疆山寨的橙月啊,还有那个猫奴可可啊,天狐谷外头那个神女阿萝啊,我都想再见见她们呢……”

我笑着拍了他一巴掌说:“你想见的咋都是女的呢,伊胜也回天水寨了,你咋不想见他?”

小白把脑袋摇晃的像拨浪鼓:“我才不见他呢,长的就跟人妖似的,不过我看他倒好像对你有点意思呢,嘿嘿……”

我哭笑不得的又给了他一脚,说:“滚蛋,胡说什么呢。”

小白这才好像看见我身后的辛雅,一捂嘴说:“哟,辛雅姐,我没注意哈,原来你也来了,快快快,跟我回家里,我二爷爷二叔叔三叔叔他们一定很高兴见到你们呢。”

“你三叔现在学好了?”我随口问道。

“嗯嗯,我三叔现在比我还乖,上次那个御鬼人又来了,被我三叔给宰了,不过你可别跟别人说,虽然他是坏蛋,可杀人也犯法啊……对了杨晨,你回头别忘了做个法术,把我养那头小猪给找回来啊……”

我们勾肩搭背的走在小路上,洒下了一串欢乐的笑声,过去的阴霾,此时才终于在我的心中彻底消散,虽然未来的路上,还可能荆棘密布,但只要我们每个人都能笑着面对一切,那还有什么要紧的呢?

我望着远处绿油油的庄稼地,还有青山、绿水,郁郁葱葱的白杨树,心中思绪万千,仿佛又回到了故乡,那个小小的村庄……

(全文完)

复制以下地址到浏览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