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七猫小说 -> 玄幻小说 -> 金属世界

第一六九章 (终)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第一六九章金属世界(终)

十几万大军的猛烈攻势,一直不间断的二十四小时轮翻对着归德城狂攻,整个归德城除了嘶杀就再也见不到其它东西,无尽的杀戮在归德城的城墙上不停的上演。

争夺与反正争夺,天雷军也放弃了城门,开始四散对城中兵士甚至是平民开始杀戮,归德城高级将领处更是常常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

刺网另一端的链锁也已经被砍断,整个刺网都已经被扯下了城头,掉在城墙之外。雷王军可以毫无顾及的狂攻,没了保护的香王军也只好拼死相抗。

“啊!”司马连着长鞭的白剑划过长空,准确的穿透了一个天雷军的胸膛,独手一抖长鞭,长剑又倒飞了回来。司马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麻木了,体内的力量也急剧的消耗,在这种强度的战斗下,司马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在没有清除完城内的天雷军之前,就算死司马也不能倒下。

鬼刺的情况更加遭糕,原本已经受伤的鬼刺,再加上激烈的战斗,不但体力的金属力量消耗巨大,身上的伤势更是不断的恶化。

恶战持续了三个日落,当司马和鬼刺托着血淋淋的身体来到赵将军面前的时候,赵将军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虽然血污沾满了他的身体的面部,但这个微笑依然让人可以看出他的愉悦。

“咔!”赵将军的长刀狠狠地把一个爬上城头的雷王军兵士给劈成两半,嘴里大声喝道:“那群恶狗都解决掉了吗?”

“一个不剩。”司马高高的举起拳手。鲜血顺着拳头和手顺流下,不知道是司马自己的,还是敌人留下的。

“我们还有希望。”赵将军的脸上显出坚毅的光芒。

“是地,我们还有希望。”一向冷漠的鬼刺,也忍不住激动地喊道。

司马扑到城墙边,接替了一个死去的香王兵士的位置,把攻城的雷王兵士斩于剑下。嘴里大声吼道:“我们当然还有希望,帝师他会来救我们。我们一定要坚持到帝师的到来。”

“帝师!”拼杀中的赵将军眼前一亮,嘴里问道:“帝师他不是重伤……”

司马哈哈大笑道:“就凭雷王座下的那些小丑,也配让帝师重伤,现在帝师只怕已经攻下了雷王城,正向我们这里赶来。我们一定要坚持到帝师地到来。”现在的情况极为危机,司马怕守城的军士失去希望,一但守城的军士不再有希望。那么归德城将会一击而溃,所以司马必需要给他们一个希望。

赵将军虽然知道帝师的强大,但是他不认为凭借帝师一个人的力量可以扭转乾坤,不过司马的话却让他眼前一亮,他明白了司马的意图,嘴里高兴大喝道:“大家听到了没有,帝师已经集结了大军,正在赶往这里地路上。兄弟们。我们只需要再坚持一下,只需要再坚持一下就可以等到大军的到来。就可以等到帝师的到来。”

“帝师带着大军,正在赶来的路上。”这个消息很快就被赵将军的心腹传遍了整个香王城守军,在香王军的心里,秦岩和凝香都是神一般地存在,现在他们神已经带着大军在赶来的路上。所有香王军兵士的心里都燃起了希望的火焰。

无尽的杀戮,四个日落过去了,整个香王军的守军几剩下一千多人,这一千多人里还有许多兵士身体已经多处受伤。归德城内的普通城民同样也是死伤无数,整个归德城可谓是上下一心死守到底。可是力量的悬殊实在过大,眼看归德城就要破城。

司马和鬼刺的金属力量几乎已经消耗尽,自战斗开始,他们就不停的杀杀杀,一直到现在近七个日落地时间内,几乎没有怎么停顿过。就算是一直在补充着紫色液体。他们身体地恢复度也已经到了极限,现在他们几乎是靠着本能在战斗。因为他们已经没有力量再去做别的。

当司马他们看到鬼历和飘渺再次跃上城楼地时候,他们几乎都绝望了。这么多时间里,他们的力量已经消耗尽,而鬼历他们却是养精蓄锐,可以看出鬼历眼中射出的仇恨光芒,他绝对会不放过司马和鬼刺,特别是鬼刺这个差点要了他命的家伙。

只接了鬼历一式,鬼刺就被抛飞了出去,鲜血似泥浆般被甩了到处都是。如果不是鬼刺身上还穿着紫晶护甲,只是这一式就可以让鬼刺分尸了。

鬼刺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一步步向着鬼刺慢慢迫近。一边的飘渺也得意洋洋的摇着手里的飘雪扇,一边缓缓的走向司马,一边潇洒的对着司马微笑道:“看来今天的胜利者将会是我。”说着狠狠一脚把已经没有力量的司马给踹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城墙的高垛之上。

满身鲜血的司马重重的撞在墙垛之上,竟在上面留下了一个人形的血印。鬼刺也受到了同样的待遇,被鬼历一脚踢到了司马的身边。对于司马和鬼刺这两个让他们吃尽苦头的家伙,飘渺和鬼历可不能让他们如此痛快的死去。

“要杀他们,就先杀了我。”赵将军横刀站在司马和鬼刺的前面,由于要指挥整个战场,又受到司马和鬼刺的重点保护,赵将军的身体情况比司马他们竟还好一些。

不过,现在的赵将军也只有一心的求死了,归德城的城墙上已经越来越多的出现雷王军的身影,而自己兄弟的身影却越来越少,赵将军知道破城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他所能做的。也只是战死沙场而已。

三个月,赵将军向凝香保证过要守住归德城三个月,可是现在短短不到十天地时间,归德城就要城破,也难怪赵将军一心求死。这也难怪赵将军,他怎么也想不到雷王会如此不顾一切的狂攻,这种两败具伤的打法。赵将军一直以为雷王是不会做的。香王军虽然全军覆灭,雷王军也伤亡过半。死亡率是香王军的数倍。

“你!”鬼历口中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长矛一闪赵将军的长刀就飞上了半天,而赵将军却是硬生生地稳住了身子,动也不动的钉在原地,只是整个握刀地手臂都被震断了。

赵将军同样不屑的看着鬼历和飘渺说道:“你们只不过是两个可怜的失败者罢了,你们所能做的,也不过就是等强者倒下的时候再出来乱吠。”

鬼历脸上露出一股怒色。可转眼又消失不见,嘴里大笑道:“人生就是这样,谁笑到最后,谁才是真正的胜利者,无论你的理由多么神圣,但你不得不承认,你们失败了。现在就让我送你们这些失败者到地狱中去慢慢地做强者去吧。”说着鬼历举起了手中的长矛。

司马和鬼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力量消耗尽。而且身受重伤,连移动都不再可能。

“吼!”巨大的吼声直震天地,整个归德城的杀戮声都被这声巨吼给震压了下来。鬼历举起的长矛不由自主的顿了顿,向着巨大吼声传来的地方望去。

金色地炫光划过天际,刹那之前还只是一个小光点,刹那之后一个全身被金色护甲所包裹。背后生有金色金属翼的高大人影已经出现在鬼历的眼前。

快!快到连鬼历都只觉得眼前一花,还没有看清这个金色的人影到底是什么的时候,就只觉的头部一轰,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金色人影一拳打爆了鬼历地头颅,从容的转身面对飘渺,飘渺还呆呆的看着这个古怪的金色人影,他还没有从刚刚这一瞬中反应过来。

金色人影的头部护甲化去,露出一张飘渺再也熟悉不过脸庞。

“秦岩!”看到金色人影的面部,飘渺的瞳孔不由自主的收缩起来惊叫道。

“感谢你还记得我。”随着秦岩冷酷的声音,一道墨色的匹炼闪射而出。飘渺地身体硬生生地被从中间劈成了两半。

“帝师秦岩!”赵将军呆呆的看着面前高大地金色身影。心中有一些兴奋,有一些嫉妒。有一些祟拜,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情绪冲击着他的神经。

“吼!”巨大的吼叫声再次破空传来,这次所有人都看到了,天空中停留着两个巨大的怪物,那恐怖的巨大吼声正是来自其中一个全身像红宝石一样的鱼型巨兽的大嘴之中。

粉红色的光华自天而降,归德城的兵士顿时浴沐在粉红色的光华之内,随着身上泛起粉红色的光华,香王军的气势像是吃一兴奋剂的老虎,蹭的一下抖了起来,原本已经筋疲力尽的香王军兵士,一下子只觉得混身似乎都充满了力量,勇猛的一拳都可以打死一头黄金犀。

带着粉红色光华的碧色人影自天而降,像一个个小型绞肉机般落在雷王军的军队之中,开始了他们的推土机似的屠杀,这两百个男女经历了雷王城的杀戮之后,似乎变得嗜杀起来,在战场的杀气激发下,每个人的眼睛都是红红的,充满的嗜血的光芒。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原本打算围魏救赵,雷王听到雷王城被屠的消息后,势必挥军而回,没想到却是失算了。还好发现的及时,全力赶了回来了。”秦岩走到司马和鬼刺的身边,边说边从身上掏出两颗豆粒大的金属晶,这是在雷王府的藏宝屋内发现的玩意儿,一共有六颗,这时正好给身受重伤,力量几乎耗尽的司马和鬼刺使用。

一人一颗金属晶,司马和鬼刺同时感应到了金属晶中强大的力量,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但是可以肯定,这东西能让他们在短时间内再震雄风。

拼命的摧动金属护甲,随着金属护甲地运转。握在手中金属晶的力量也随之流出,顺着两人的手臂飞速的流入两人的体内,庞大的力量让两人几乎把持不住。

秦岩一手一个,搭在司马和鬼刺的身上,实质般地玉明之力透体而出,硬生生的打通了两个体内生涩地血脉,引导金属晶内的金属力量快速的融入到他们的身体之内。

“咔!”随着两颗金属晶的破碎。司马和鬼刺也已经恢复了七成,就连身上的伤势。也在秦岩玉明之力的修复下都结成了伤疤,并且一一脱落。

一边地赵将军的神情,现在只能用惊奇来形容,在他的眼里,眼前这个久闻大名却未曾一见的男人,带给自己一次次的冲击,有着无所不能的力量。

“现在让我们一起来毁灭敌人吧。”秦岩站起身来。看着城外正在疯狂肆虐的红鲨和球球,还有那两百名已经杀疯了的碧玉护甲小队。双翼一展,秦岩化出一道金虹直射雷王军地大账。

“香王军的将士们,现在是我们报伤的时候了,是男人的都给我上,砍了这群王八蛋。”赵将军怒吼着拎起大刀就跳出城外。司马和鬼刺对视一笑,也跟着向城外跳去,被可可释放了极乐精灵世界正有力无处可释放的香王军。也一个个怒吼着冲出归德城。

“王爷你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这里交给我们就行了。”一旁的将领急急地喊道。

雷王瞧着战场上人数众多,却被极少数的敌人和两只巨型怪兽屠杀的雷王军,万念具灰的说道:“来不及了。”

“轰!”雷王的亲卫军突然倒下了一片,每一个人都是被拦腰切断。一个金色的人影似缓实快的出现在雷王的眼睛中。而那个金色人影的右手里,还握着一把滴着鲜血的墨色直刀,直刀斜斜地指向地面,鲜血随着直刀地移动,一滴滴的滴在地上。

金色地人影每走一步都似乎蕴藏着山岳般的力量,只是单单的一人,就压得所有雷王将领和上千亲卫军有滩倒在地的冲动。

“我和你拼了。”一个雷王军的碧玉护甲将领承受不住这种压力,起身就向秦岩奔去,手里的战刀也高高举起。他这一动,旁边的将领和亲卫也都再也忍受不了。各自高举了兵器。凶狠的向秦岩扑去。

透明的玉明之力自杀劫的刀尖透出,隔空在如切豆腐般。把坚硬的地面给划出一道细细的深痕,在雷王将领和亲卫队就要临身的一刹那,秦岩的心境如冰一样寒冷,手中紧握着杀劫也狂斩而出。

无形无影的玉明之力,在空气中凝聚成无坚不摧的利刃,周围十数米之内的无论活人,还是没有生命的兵器,都被瞬间切断。

血肉横飞,残兵落地,刚才还是一片热血沸腾的地方,转眼变成了令人颤抖的死地。

“雷王府上上下下一千多人无一活口,雷王城一万城军九成以上被斩,整个雷王城已经化为一片废墟。”看着雷王,秦岩一字一句的漠然说道。

“你杀了志远。”雷王身子不停的颤抖,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再问出这一句话。

秦岩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亲手送他上路的。”

“我和你拼了。”雷王拔出腰间的佩刀,血红着双眼向秦岩砍来,一边残余的将领和还有近千的亲卫队却无一人胆敢上前。

“成王败寇,你雷王既然有称王之心,那就应该做好灭族决心。”说着,秦岩右手雷霆般的向雷王击出。

“当啷!”雷王高举的佩山掉落在地上。移目下望,雷王看到了自己心脏,一颗还在激烈跳动着的心脏。前一刻还在自己脑膛内跳动的心脏,这一刻虽然仍然还在跳动,但是它已经不在自己的胸膛内,而是在秦岩的手里。

“爆!”雷王的心脏直接被秦岩捏爆,血浆和碎肉溅飞而出,旁边的几个雷王将领直接给吓晕了过去,还有几个滩在地上,浑身打着颤,怎么也站不起来。

“挑起战争的罪魁祸首雷王已死,余下者虽有罪恶。却是受人驱使,若就此归顺可保得性命,否则……”秦岩一把抓起雷王的尸体投向天空,仰天怒吼道:“杀无赦!”

“当!当!当……”周围地雷王军亲卫和将领手中的兵器纷纷落在地上,他们现在只觉得是身受在一个恶梦到中,他们希望这个恶梦能快点醒来。

“雷王死了!雷王死了……”这个消息如瘟疫般迅速的传遍了战场的每一个角落,雷王军手中的兵器一件件掉落。他们在绝望中放弃了敌抗。

巨大的欢呼声在战场上响起,所有的香王军兵士高举着手中地兵器。相互交击,金铁的交鸣直冲天地,而在这震天地交鸣中,一个声音却惊动天地。

“帝师!秦岩!帝师!秦岩……”整齐划一的香王军声音,成为这个战场的惟一旋律。

凝香城香王议事厅。

“报……王爷大喜,帝师秦岩带领守城将士大败雷王军,雷王当场毙命。”一个护卫面带喜色的跑上来大声叫道。

凝香自王座上一跃而起。脸上带着惊喜的表情问道:“这是真的吗?”

“王爷,千真万确。”护卫大声的答道。

满厅地大臣顿时愁容尽去,马上献媚的向凝香道喜。

“报……雷王相领的两个领地纷纷向雷王领地出兵,其他几个领地也各自蠢蠢欲动。”又一个护卫跑上报道。

“岂有此理,这些家伙,向他们求援的时候,一个个推三阻四,现在确又跑出来捡便宜。这事万万不可,请王爷下令,让帝师带领我军直驱雷王领地,不能让别人捡了便宜。”一个大臣跳出来说道。

凝香冷冷的说道:“一切等恩师回来再说。”

归德城内,秦岩与赵将军还有司马三人在归德城的城主大厅内围桌而座。

“我们应该怎么处置这六万多名俘虏。”赵将军面带微笑的说道。

“赵将军为一军之主,自然由赵将军说的算。”秦岩随地答道。

司马在一边却是微笑不语。

赵将军苦笑着说道:“以我的方法去做。我怕王爷会怪罪与我。”

“不知赵将军究竟想如何处置这六万多降军,居然会怕王爷怪罪。”秦岩不动声色的问道。

“咳!”赵将军轻咳了一声,却没有说出话来。

“既然大家都不愿意说出来,那不如我们把各自想法写下来,然后一起亮出。”司马不紧不慢的说到。

“此法妙极。”赵将军抚掌大笑道,然后走到书桌之上拿了三块刻板和三把刻刀分别放在自己和秦岩、司马的面前。

秦岩和司马各自拿起刻板和刻刀,各自在上面刻下了一个字。

三个人几乎是同时抬起头来,当三人的目光交集一起,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微笑起来,三个刻板也随之显了出来。

当看到对方所刻之字时。三个人又再次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

“英雄所见略同。”三人勾肩搭背的走出城主大厅。只余下桌子上的三块刻板,和刻板上的三个杀字。

这一日注定为杀戮和血醒所笼罩。归德城也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血腥之城。十数万条灵魂都永久的留在了这里。

既然已经做了,那就绝对不能留下半点后患。秦岩、司马和赵将军的想法很一致,那就是让雷王领地从此在八大领地之中除名。

到于帝宫要不要追究,这个已经不在三人的考虑之内,因为不用他们动手,自然会有人灭了雷王领地,他们只是守护自己的领地,雷王领地出了什么事,可一点与他们无关。

秦岩没有乘红鲨飞回凝香城,而是和赵将军一起骑着金属兽,一路接受着香王领地子民地欢呼回到了凝香城,而凝香亲自出城十里迎接了秦岩和所有地将士兵卒。

所有的参于此战地将领和兵士都得到了极高的奖赏,而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凝香居然会把香王之位传于了赵将军。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反对了。夹大胜雷王之威,有秦岩和凝香这两个香王领地内的神级人物联手推出了赵将军,再加上赵将军本来就是守城最大地功臣,香王领地上下却是无人敢反对。

而凝香要进入北极大陆的事情,早已经传遍了整个金属帝国。对于这种事,包括香王领地内的子民,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天会来临。所以他们也只有为自己的女神送上祝福。

凝香之所以会选赵将军,自然是出于秦岩的极力推荐。再加上凝香对赵将军的印象正就不恶,此事就这么顺利的定了下来。

而秦岩之所以选则赵将军,因为秦岩知道,只有像赵将军这种精于兵法战术地奇才,才能真正的保住香王领地不失,甚至还可能会使香王领地成为八大领地之王。哦,错了。应该是七大领地之王,现在地雷王领地已经名存实亡,其势力范围早已经被瓜分,雷王也彻底的成为了过去式。

秦岩留给赵将军的实力也是空前的强悍,物质上有整个雷王的宝藏,人力上有两百名融合级的碧玉护甲高手,再加上赵将军本就是战争奇才,秦岩当然有理由相信。不久的将来,也许就在秦岩回来地时候,香王领地已经成为金属帝国的真正主人。

秦岩、凝香、司马、鬼刺、雷魄、翼神,再加上可可和红鲨球球,一行几人飞来到了金属帝国的白石山白石峰之上,这里正是可可要等待所有金属帝国力场级高手到来的地方。而可怜的小枪。则被秦岩留在了赵将军的身边,已经达到融合级的小枪,再加上秦岩和司马等人的调教,不久以后,小枪绝对是金属帝国宗师级地人物。

凝香在白石峰上真正的进入了力场级,紫晶护甲也整个转化为了白色护甲。一身精致的白色护甲使凝香的身材突显得更加迷人。

直到可可在白石峰上停留的最后一天,一个白色的人影才飞也似地冲上了白石峰顶。众人向那白影看去,居然发现那白影却是一个鼻子又大又红的老头子,眼睛也是红红的,背还有些微驼。本来精美的白色护甲穿在他的身上。却使人无法感觉到一点美来,反而有种哭丧服的感觉。

“终于赶上了。”这老头子一上来就握住秦岩的手。大呼小叫道:“您就是北极使者大人吧,小人来福,万望大人以后多多关照,多多关照。”

这老头的这副尊容,再加上现在这种神态,那里有半点高手的风彩,整个就是一市侩的守财奴,如果不是看到这老头攀上峰顶地快速身手和他身上地白色护甲,秦岩他们怎么也不相信,这么一个老头居然会是力场级的高手。

“傻蛋,我才是北极使者。”可可指着来福红红地大鼻子气呼呼的叫道。

来福也不在意,老脸堆起了笑容,又跑到可可的跟前大唱赞歌,居然几句话就把可可给说的飘飘然起来,不但不再发脾气,脸上还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包括秦岩在内的所有男人心中都在想,如果自己能有这老头的一张巧嘴,怕是天下的女孩都要任自己取舍了。不过这张嘴生在那老头身上却是浪费了,只怕没有人会因为这张嘴而喜欢上这张嘴的主人。

烈日当空,北极使者可可的接引任务时间也达到的极限,随着可可一声令下,球球与红鲨破空而起,分开翻滚的云海,直向北方疾驶而去。

北极大陆,我们来了……

(奇:自《金属世界》上传至现在,一共度过了四个月的美好时光,无论心情是高兴还是失落的时候,都有许多的书友和或支持或提意的书评伴随着我,我的心情也随着你们的支持而高兴,随着你们的离去而伤心。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我过的最愉快的四个月。感谢你们陪伴我走过了这四个月。金属篇的第一部〈金属世界〉也终于完成,之后的第二部两极大陆部分将于过些时候另开新书,日期未定,当存稿到达一定数量就会上传,介时会提前通知大家。衷心的谢谢一路陪我走过来的兄弟姐妹们,你们是我这四个月来获得的最大财富,我已经不能离开你们,我不知道如果每天看不到你们的书评留言,我的日子将怎么过。最要道歉的还是书友群中的兄弟姐妹,老奇这只深海老鱼极少浮出水面,没能很好的跟你们交流。恩,就这样吧,在《金属世界》里,我欠了兄弟们很多,只好在第二部里补偿了。)

[]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