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七猫小说 -> 玄幻小说 -> 上云行

卷二 非常道 VIP卷 九十二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VIP卷 九十二


    “秦列”


    黑暗中依稀传来唿唤,清越空灵,却又是极轻的,仿佛睡梦中的一声呓语,若有似无,“秦列,我冷……”


    朦胧之中,他蓦然清醒——小夜在叫他


    他四处寻找,眼前却只有一片漆黑。


    他在黑暗中跋涉,终于望见了黑暗深处那一个白色的影子。


    他心中无尽喜悦,伸手想要抓住她,然而,脚下猛的一空,却飞速的向下坠去,他用尽全力想要接近那个影子,却只能看着那身影极速的离他远去,转瞬间化作极小的一点,在黑暗中隐没。


    他还在不住的下坠,身体,心,世界,整个的下沉,沉入没有进头的黑洞之中,永永远远,都到不了岸,只能在无止尽的下沉中感受锥心刺骨的寒冷,绝望和窒息……


    “秦列秦列”


    清脆的叫喊再一次响起,如此清晰,如此近,像是一道射入无际黑暗的光,驱散了摄骨的冰寒。


    他睁开眼,看到几缕金色的阳光照入眼瞳,头顶稀疏的树叶子染着晶亮的金边,葱翠的幻化出青绿的光晕来,印在碧蓝的天空下,纯净通透,明艳无比,他却只觉的刺目,不禁眯了眯眼。


    刚才,他竟然睡着了,是因为走了太久?


    “秦列你醒了”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身侧传过来,带着无比的喜悦:“你饿不饿?你看我摘了果子”


    秦列侧过头,看到一张精致的脸,清澈的眼睛,小巧的鼻子,花瓣一般润泽饱满的唇,雪白如玉的皮肤,阳光下,笑靥如花。


    见到秦列侧头看她,她的嘴角翘的更高,向着秦列伸出手:“给你”


    她的手中拿着一个大而圆的果子,红彤彤的,被阳光一照,鲜艳的似乎要滴下水来,她将果子递到秦列的面前,一双纯净的像是山涧清泉的眼睛洋溢出愉悦而又有些得意的光彩。


    秦列眼底流露出震惊的声色,霍的伸手抓住她的手:“夜”


    她顿时怔住,诧异的看着秦列,又去看了看他的手,然后脸上泛出淡淡的红晕。她微微低下头,羞怯而又有些好奇的问:“你,你在叫谁?我叫佶娜。”


    佶娜,佶娜……秦列回过神来,是他几天前在山崖上救下的女子。


    虽然这双眼,如此的像,但是她是佶娜。


    秦列眼里的炙热瞬间冻结,立即松开了手。


    然而指间一空,有种深深的失落瞬间席卷上来,从手指蔓延到全身,再到心脏灵魂。他拳起手,紧紧的握紧,却握不紧那个在他的世界里不断扩张的巨大空洞。


    他狭起眼,看了看远处。


    天空湛蓝纯粹,云朵洁白,草原碧绿,湖泊如镜,湖边的紫花大片大片的开着,绚烂如霞,一直绵延着伸向远处天边的黛色远山,一切都干净明艳到晃眼。


    秦列从树干旁站起来,往缓坡下走去。


    “你去哪儿?”佶娜也站起来,跟上,“你不饿吗?好几天了,我都没看你吃过东西哎。”


    秦列不答,穿过草原,走向那一片紫色的花海之中。


    “你喜欢这个地方是吗?”佶娜紧紧的跟在他身后,“我知道你一定喜欢,要不然你怎么来到这里就不走了呢?”


    秦列站在花海中停住,看着连绵的紫色花丛。


    怎么会不喜欢呢?这个场景与记忆中的某一年某一天何其相似。那一天,天也是这么蓝,云也是这么洁白,也是这样紫色的花海,她穿着一身洁白的裙子,像蛱蝶一样在花间飞舞。那一天,她提着裙裾,在花海里望着他会心的笑。那一天清风徐徐,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醉人的花香……一切都这样相似,只是,这一副唯美的景慕下,再也没有那个对他展颜微笑的人。


    “你这么喜欢我,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要怎么办啊?”


    他又一次想起那一天,在萧台山下她说过的话,如果她不在了,他要怎么办?


    他看着远处的眼神一点点的沉郁下来。


    这么多年,他走过了无数的大陆,无数的角落,找回了一处处深刻在记忆中的景象,却仍然找不回她吗?


    他要怎么办?


    他定定的站在花海中,任带着温香的微风轻轻拂起他的衣角发丝。


    佶娜摘下满满的一把花,递到他面前,“给”


    他没接,转身往湖边走去,看了看碧蓝如镜的湖面,忽然有些乏,便在湖边坐下。


    现在的他原本不应该会疲乏,可是他走了太久太久,一千年?一万年?还是两万年?他已然记不清了。只记得,离开了上云之后,他就一直在鸿宇之中四处游荡。


    那一日北天极坍塌,并没有使整个上云覆灭,只因为他们几人的灵力都没有达到化神的境地,鸿宇至宝的法力连一半都不能发挥,所以大部分的上云大陆得以保留了下来,只有北天极和坤国以北的海域从上云大陆分离了出去,而他则被灵力流拉回了上云。


    到现在,他也已然记不起当时他有多么震怒了,也记不得暴怒之中杀了多人,毁灭了多少地域。直到找到赵岚风。直到找到赵岚风,他才恢复了极其清醒的意识,他要杀了赵岚风,为小夜报仇。


    那后来,他和赵岚风一直打了几千年。


    为了杀死赵岚风,他发狂的修炼,甚至疯魔收集法器。而赵岚风,自从北天极坍塌之后,便一直对他有所回避,也不再兴兵争抢灵脉领地。上云大陆上再次恢复了平和,只除了一个国家,那就是大夏国,因为统领大夏国的俨然是个暴君。


    金刚几度劝导,结果毫无成效。


    直到有一天,赵岚风主动来找他‘负荆请罪’。


    “秦兄,我羡慕你。”赵岚风如此对他说,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神色是真挚而又苍凉的,“你知道吗?人一旦太过强大,别人便会想要依赖‘你’,而‘你’却无人可依,因为他们眼里只有‘你’的强大,看不到真正的‘你’。可是你不同,秦兄,不论你变的多强,她都想要保护你,为你做一切。”


    那一刻,修为不断提升的秦列忽然明白,从今往后,这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只会仰望他,惧怕他,没有了小夜,他的身边再也没有一个能让他完全信任,完全依赖且能陪伴他度过漫无止境的岁月的人他将站在世界的顶端,俯视苍茫众生朝生暮死的命运,独自一人品尝寂灭空乏的永生


    那一刻,他已然已经下不去手,因为他已经意识到,赵岚风这类有可能成为化神真人的人,将是他在这无边鸿宇之中,最稀有的‘同类’


    他觉得前所未有的挫败,从此闭关隐退,一心修炼,只想离开上云去寻找小夜。


    如今,在已在浩瀚鸿宇中寻找了无数年,或许,还要再寻找更多的无数年……


    他看着湖面,眼神平静的像是在出神。


    “看那边”佶娜跑到秦列身边坐下,指着湖面,开心的说:“我家就在那里,我们村寨很大,就连吉隆岗仁山下的寨子也没有我们村寨热闹呢你想不想到我们村寨去看看?我阿哥阿姐热情好客,你一定会喜欢他们的”


    “……不想去么?”佶娜偏着头看着秦列,“那你说说你家乡的事情好不好?你是哪里人?你是从南边过来的么?我听我阿哥说,过了啵隆湾,就可以到南州了呢听阿哥说,那里的女人,穿着跟我们不一样的彩色裙子,带着金光闪闪的首饰,可漂亮了……”


    秦列依旧看着远处的湖面,恍若未闻,佶娜无趣,便垂了头拨弄着湖水,随后,掏出一些细细的泥沙来,随性的捏成一些奇奇怪怪的形状。


    秦列忽的侧过头,紧紧的盯着她的手,待她揉捏好的时候,他伸出手去,说:“我帮你烤。”


    佶娜惊讶的抬起头,这是她第二次听到秦列说话,第一次是她问他名字的时候。


    虽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是看着他伸在半空的手,她还是将手中的物什递了过去。


    秦列拿在手中,掌心冒出一团小小的火焰,那泥土捏就的物什便‘嗑’的一声裂了。


    “呀”佶娜惊叫了一声,指着秦列的手说道:“这是什么?”


    秦列拿着手中破裂的物什,心中有一丝莫名其妙的喜悦,曾经,他同她也做过这样的事,这一刻,仿佛回到了久远的当时。


    可是……眼前的人却已不是她。


    他久久的看着那件泥做的物什,忽而一合手指,将它捏碎了,泥土的粉末从他指缝间散落,飘散在风里,他手指上的一枚金色指环,在阳光中泛出微弱的金光。


    佶娜又惊呼了一声,而秦列已经站了起来,转身走了。


    “你要去哪?”佶娜追上去,“等等我你要到哪里去?”


    “别跟着我。”


    佶娜稍稍停顿了一下,却又跟了上去。


    秦列眉头微微蹙了起来。为什么,这么相似?一样纯澈的眼,一样吵闹的性子,一样简简单单便能很快乐的人,一样我行我素的跟着他。为什么,她这样的像她?像那个,唯一走进他心的女人?


    从来没有人敢像她那样死缠烂打的跟着他,因为,他是那个在搏击界中被叫做铁拳秦的人养大的孩子。那个人没有妻儿子女,只有秦列一个从医院里抱回来的养子,他就和他的外号一样的冷,打从秦列懂事开始受到的教育只有冷静,坚韧,强硬和凶狠从小到大,没有人敢欺负他,胆敢跟他叫板的人都要进医院。而他的父亲从来不会因此训斥他,他父亲从小就将他当做职业的拳手教导,在他父亲眼里,只有被打败,才是错的。他寡言少语,面容冷峻,所以愈长大愈没有人敢接近他,他是异类,他一直是孤独的。


    直到遇到小夜,那个叽叽喳喳胆小如鼠喜欢耍赖撒娇,却又能为了他不惧一切的女人。


    只有她会死皮赖脸的缠着他,不管他是怎样的脸色。只有她在知道有危险的时候死缠着要陪他一起,不管面对的是什么。只有她会包容他,不管他是怎样的脾气和性情。只有她从来不介意他的沉闷和冷淡,就算他从来就没有对她说过任何甜言蜜语。只有她那么懂他,愿意让他追逐梦想和信念,毫无怨言的等待几百年,也只有她在危机的时候会将活着的机会给他,纵使她很怕死。


    她做了太多的‘只有她’,从此他的心里再也走不进别人。她是他的珍宝,他一直小心保护,可是最后,他却眼睁睁的看着她消失在眼前,只留下无数年前,在八灺之中,那一个背坐在塌上的孤单身影。


    当时,竟然连一句告别的话语都没有


    这一别,便是数以万载的岁月,抑或,是永无止尽的永诀?


    如果,当时知道,三百多年后的那一次相见,只是为了另一场更长久的分别,那在最开始的三百四十年前,他还会那么义无反顾的离开么?


    他不会。


    可是,没有如果。


    秦列走在紫色的花海间,面无表情,墨色的眼眸里是深沉的死寂,这片天这片湖这片花海,在他眼里没有任何颜色,他只是漫无目的的走着。


    “秦列”佶娜气喘嘘嘘的追上来:“你等等我嘛”


    秦列脚下微微顿了顿,他太想念这样清脆的唿唤了,这样的相似,就好像回到许多许多年前,他和小夜初到上云的时候,小夜总是跟在他后面叫他一样。


    可是他知道这不是他找的人,于是他抬脚自顾自的走了。


    “秦列,秦列”佶娜大叫着,“你要去哪儿?带上我好不好?”


    秦列忽然顿住,停了下来,侧身转头来看着佶娜。


    佶娜脸色微赧,垂头道:“我知道你一定是从很遥远的地方来的,我知道你不是我们吉隆岗仁草原上的人,不过,你救了我,我知道你是好人,你会离开这里的对不对?我也想离开这里,我想去看山的那边有什么,我想去看啵隆湾的对面是什么样子,你带上我一起好不好?”


    她望着他,晶莹的眼睛仿佛夜幕中璀璨的星子,微微带着一点期盼,一点乞求,秦列看着这双眼,几乎忍不住就要说‘好’。


    她是这么的像她,如果带上她,那么以后就能一直看到这双和夜相似眼睛,听到如同小夜对他清脆悦耳的唿唤。


    秦列怔怔的看着她,纤薄的唇微微张了张。


    “你以后,只能让我陪你,否则我会生气的”有一个声音隔着无数年的光阴,清晰的传到他脑海里,叫他忽然顿住。


    原来,即便是隔了数以万载的年月,她的点点滴滴,却依旧无比清晰的刻在他的心里,任何人都无法取代。


    到嘴边的‘好’字咽了回去,变成了一句:“你回家去吧。”


    说完,转身走了。


    佶娜站在原地,脸上露出浓浓的失望,噘着嘴看着秦列的背影,希望他会回心转意的折回来说‘好’,可是他一次也没有回头,沿着湖泊渐渐的走远了。


    佶娜呆呆的站了许久,沮丧的没有再跟上去,只是丧气的望着秦列远去的方向,露出失望的神色。


    忽然,她似乎是想到什么似的,又提着裙子飞快的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喊着:“秦列,你要去哪?那边不能去的”


    秦列又一次站定,看了看前面一直绵延到天边的草地,地平线上,有几座绵延起伏的雪山。他转过身,问:“为什么?”


    佶娜跑到近前,气喘嘘嘘的说道:“那边是我们吉隆岗仁草原的圣地,那座山脉是我们的神山,寨子里的老人说,那山上住着神仙,神仙一直守护我们吉隆岗仁草原,保佑我们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不过神仙不喜欢被人打扰,所以不能进去呢”


    秦列并没有什么反应。


    “真的”佶娜见他不以为意,急道:“所有接近那里的人都死了呢听说许多年前有法力高强的大巫师进入山里,都被活活冻死了”


    秦列若有似无的笑了笑。


    “我们寨子的老人可有学问了他说的绝对是真的,他说在很多很多年前,有人亲眼看到那神仙从天而降的,那时候还有人见过神仙呢,还说他们将神仙的样子画在羊皮上,说那位神仙是位绝色的仙子,在一块冰晶里面睡觉……”


    秦列忽然皱眉,问:“在冰里睡觉?”


    “嗯”佶娜用力的点头,“寨子里的阿爷说他亲眼见过那画呢”


    秦列心中一震,眼瞳微微张了张,而后慢慢的抬起一只手臂。


    随着他的动作,湖泊中哗啦两声巨响,一只银毛狮子和一只巨大的蓝色飞龙从水中冒了出来。


    佶娜捂着嘴惊叫起来,转眼却看着秦列踏上飞龙,往神山去了,只一个眨眼,那蓝色的飞龙便到了天际,变成一小小的一点。


    佶娜张大嘴,看了半响,惊讶的自言自语道:“原来他不是人呀”


    吉隆岗仁草原的圣地中弥漫着强大到诡异的灵压,一般人来不了是很自然的是,不过却拦不住秦列。


    他乘着飞龙,快速的掠过山巅,目光不住的在山间游移,最后落在山间一处至高的顶点上。


    那个顶点是冰蓝色,从云雾间伸出来,若隐若现,仿佛是根巨大的冰凌子,竖立在山巅一般。秦列心中猛的跳动起来,有一种激动的情绪涌上来,竟让他一时停在半空,有些犹豫不前。


    顿了顿,他才又缓缓的靠了过去,慢慢的落在山颠。


    此时他的心情像是澎湃的潮涌,跌宕起伏,但是激动到了极点,却又归于了平静,秦列一步一步的,往山巅上的那一块竖立的冰蓝物体走过去。


    当穿过缭绕的雾气,目光霍然看入那冰蓝的物体之中的时候,他觉得有一道白色亮光,劈面照射下来,瞬间映入了他的世界,让他心中那一个巨大的空洞霎那填满。


    他久久的仰头站在这一根冰柱前,竟激动的无法动弹。


    风吹过草原,吹过冰封万年的山峰,竟然没有一丝寒意,仿若春风拂面,带着四月里繁华的熏香。


    秦列极其小心的抱着冰冷的****坐在草地上,一点一点的用热力将她包裹起来,刑天盾的碎块搁在一旁,斩羽锏斜插在草地里,恢复了原状,四周的酷寒正在快速的消退。


    她的身体也一点点的变的温暖,她的手指变得绵软,他轻轻的捏在手心,贴在胸口。


    她就在他手心里,他想念这种感觉,已经有无数个沧海桑田了……


    他垂着头,看着她的脸,呼吸都是极轻的,似乎不敢用力,怕这一切只是一个幻觉,稍不留神,就会散去。如果可以,他愿意就这么一直坐到天荒地老。


    可惜事与愿违,因为她安静的垂在脸颊的长睫轻轻的颤动了一下。


    他心中猛的抽紧,看到她的眼睫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睁开,露出一双晶亮的眼,有些迷蒙,有些恍惚,目光散散的落在他的脸上,最后,过了许久,才一丝丝的转变成惊喜。


    “秦列”她欣喜的叫了声,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你回来了”


    这一刻,他终于真真实实的听到了在脑海中在心里幻想过无数遍的声音,真真实实的触摸到了思念了无数年的温度,忽然之间,他看到了金色的阳光,碧蓝青天,皑皑白雪,翠绿的草原,一切,都美得惊心动魄。


    “夜。”他紧紧的抱住她,将头埋入她的颈项间。


    忽然感觉颈项间传来一点点滚烫的湿热,她微微睁大眼,听到他低低的说:“……我回来了。”


    ——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